经济观察网 - 专业财经新闻网站_华夏民族乐团 姑苏行-www.chinacno.org 

经济观察网 - 专业财经新闻网站

618 阅读

经济观察报 记者 郭娟 张维良正带着他担任团长的华夏民族乐团在国内巡演,演出分作了两个部分,一为古典,如《春江花月夜》、《姑苏行》等,另一部分则是将中国传统音乐和电子乐的结合,“不是流行,也不是一般的MIDI,而是通过这种方式扩展中国器乐的表现的可能性,比如使《二泉映月》的氛围和空间感得到提升。”张维良说。对中国传统音乐的革新,他做过很多实验——以现代音乐的手法创作并演奏传统题材的作品,笛、箫演奏与交响乐队的结合,与电子音乐的结合,与钢琴和室内乐形式的结合等。“传统的器乐演奏发展到今天,要赋予它新的气质,有时代感,还要考虑到受众的欣赏趣味。”

中国传统器乐的历史悠久。西周到春秋战国时期民间流行吹笙、吹竽、鼓瑟、击筑、弹琴等器乐演奏形式,那时已经出现了师涓、师旷等琴家和著名琴曲《高山》和《流水》等。先秦时期的乐器,见于文献记载的有近七十种。仅在《诗经》一书中提及的就有二十九种,打击乐器有鼓、钟、钲、磬、缶、铃等二十一种,吹奏乐器有箫、管、埙、笙等六种,弹弦乐器有琴、瑟二种。由于乐器种类的增加,在周代时就已经根据制作乐器的不同材料而分为金、石、土、革、丝、木、匏、竹八类,称作 “八音”。秦汉时的鼓吹乐,魏晋的清商乐,隋唐时的琵琶音乐,宋代的细乐、清乐,元明时的十番锣鼓、弦索等,演奏形式丰富多样。近代的各种体裁和形式,则是在传统形式的基础上加以继承和发展。

各种乐器的独奏乐是民族器乐的重要组成部分:琴曲《广陵散》、《梅花三弄》;琵琶曲《十面埋伏》、《夕阳箫鼓》;筝曲 《渔舟唱晚》、《寒鸦戏水》;唢呐曲《百鸟朝凤》、《小开门》;笛曲《五梆子》、《鹧鸪飞》;二胡曲《二泉映月》等。而用吹管乐器与弦乐器合奏的丝竹乐,演奏风格细致,多用来表现轻快活泼的情绪,如《三六》、《雨打芭蕉》、《八骏马》、《梅花操》等。由吹管乐器和打击乐器合奏的吹打乐,演奏风格粗犷,擅长表现热烈欢快的情绪,如 《将军令》、《大辕门》、《普天乐》等。有不少吹打乐种,在乐队中兼用弦乐器,因而音乐兼具丝竹乐的特点,如《满庭芳》、《五凤吟》。一般说来,北方流行的吹打乐重“吹”,吹奏技巧高;南方流行的吹打乐重“打”,锣鼓在吹打乐中起重要作用。不过随着历史演进,南、北之分的界限越来越模糊,变得兼容并畜。

传统民族器乐演奏多与民间婚丧喜庆、迎神赛会等风俗生活结合,另一方面又用于宫廷典礼、宗教仪式等,较少采取纯器乐表演的形式。民族器乐的实用性使不少器乐曲牌因用于不同场合而产生变化。传统民族器乐曲都有标题,分标名和标意两类。标名性标题只给乐曲取名以示区别,和音乐内容没有直接联系,如 《工尺上》、《四段锦》、《九连环》。标意性标题则以曲名、分段标目等提示乐曲的内容,如《流水》、《霸王卸甲》、《赛龙夺锦》。但在两者之外,也有很重要的一个部分,便是文人、士大夫阶层的音乐。

张维良以传统乐器中的笛、萧和埙的演奏见长,1977年他以笛子专业考入中央音乐学院民乐后,迄今仍未间断过在笛子的演奏、教学上的研究。1987年举办个人笛子独奏音乐会,受到高度评价。笛子的历史已有八千多年,最初为骨笛。距今约四千多年以前,开始用竹子制笛,《史记》上有记载说:“黄帝使伶伦伐竹于昆、斩而作笛,吹作凤鸣。”笛子在汉代以前多是竖吹的,到汉武帝时,张骞通西域传入横笛,最初称“横吹”。现在所说的箫,也称洞箫,竖吹,源自汉代,当时被称为“羌笛”,原为四川、甘肃一带羌族人民的乐器,西元前一世纪时流传到黄河流域,经过发展,逐渐演变成今天的箫。在汉代以前,横吹竖吹的单管乐器统称为笛或鋋,到明朝为了与横吹之笛区分开,才将竖吹的这种乐器称作箫。箫的形状也和笛子非常相像,一般用紫竹、黄枯竹或者白竹制作,管身比笛子稍长一点;演奏技巧基本上也和笛子相同,但箫的音色更加悠古、深厚,表现力也很丰富,可用于独奏、重奏、合奏,以及一些地方戏曲的伴奏。箫的品类很多,常见的有紫竹洞箫、玉屏箫、九节箫等。在距今大约六七千年前后,已经出现了埙的初形,几千年以来,一直都是为皇家所用的。埙的音色幽深、悲凄、哀婉、绵绵不绝。《乐书》上说:“埙之为器,立秋之音也。”箫是一种文人音乐,有一种很浓厚的文化气氛,历代文人也留了很多赞美这件古老乐器的诗篇。埙有所不同,古书中曾记载“周游王善弄埙”,埙进入宫廷,甚至还是埙的乐队,《诗经》中也提到“伯仲吹埙,仲氏吹篪”。

“箫、埙都是古代士大夫和文人墨客操弄的乐器,从某种意义上说,是中国文人音乐的一种体现和代表。埙的声音神秘、空灵、沧桑,犹如天籁之美,寄托了文人雅士们面对时光长河流逝的失落感,对封闭而沉重的中国历史无可奈何的批判精神。它不是一般用来把玩的乐器,而是一件沉思的乐器,怀古的乐器。而箫的音色则凄迷幽怨,引人无限遐想,每当我想起它,心中总有一种悠悠然、凄盶(然的感觉。每一次演奏,当肺腑之气通过那根小小的竹管从十指流出的时候,我已忘记了自我,时间和空间已没有确定的概念,我觉得我彷佛在与古人闲谈,在与自然对话。中国五千年文化中最精彩的还是文人文化、文人音乐。应该让今天的中国人在代表中国文人音乐的箫、埙、古琴等音乐中感受和领悟到我们自己传统文化的厚重。”张维良曾在一次采访中说,“如果同西洋音乐比,应该说中国的民族音乐,与国际审美情趣标准确实存在很大差距,不承认这个事实,就是狭隘的民族主义。如果单纯从不同的特质而论,艺术的确是没有可比性,但音乐不是这样:音准音色的统一、音域的宽广程度、音乐表现手段精彩与否等等,全都是可比的。中国民族音乐的落后是历史性的,过去几千年,音乐主要是作为各种仪式上的配角存在的,乐器的演奏者是艺匠而非艺术家。应该说民族音乐功能的转型至今还不到100年,这种情况下,根本就不可能形成一套完整的体系。”除了演奏家和作曲家的实验,传统音乐的教学也成为了非常重要的一部分,“现在的社会现状正处在变化之中,教学的手段和方法也在变化,年轻的学生可能对中国的传统文化没有老一代人熟悉,但是他们也会带进来一些他们自己的新的东西。”

近期民乐演出

◆茉莉花——百年经典民歌新春音乐会

演出时间:1月21日演出地点:中山音乐堂演出单位:中央民族乐团合唱团指挥:阎伯政民乐:李福华 陈莎莎 张 璐 袁可董晓琳 邓红音乐会曲目 (以演出当天为准):《茉莉花》、《兰花花》、 《走西口》、《想亲亲》等

◆百年二胡——传统与经典二胡作品专场音乐会

演出时间:2月10日--2月10日演出地点:国家大剧院·音乐厅演出单位:中国歌剧舞剧院交响乐团演奏家:宋飞、朱昌耀、刘长福、于

红梅演出曲目 (以演出当天为准):《第一二胡协奏曲《红梅》》、《二泉映月》、《江南春色 》‘《扬州小调 》等

◆中央民族乐团音乐会

演出时间:3月7日--3月7日演出地点:国家大剧院·音乐厅演出单位:中央民族乐团该团的保留曲目有器乐曲《春节序曲》、《春江花月夜》、《豫北叙事曲》等,合唱《三十里铺》、《八月桂花遍地开》、《胡笳吟》等。历任团长有李焕之、唐荣枚、刘文金等;指挥秦鹏章、阎惠昌、王树人等。

[返回首页]
版权声明
1.本网站所转载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2.如因作品内容,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站联系的,请邮件联系我们99999@email.com